古村新韵|手艺人李翠薇:与南社古村一起“慢慢变老”
i东莞 2021-02-22 22:40:41

花香四散,鸟语阵阵,古井旁、庭院内,李翠薇放下茶杯,娓娓诉说着茶山绸衣灯公非遗传承的故事……这里是茶山镇南社明清古村的谢膺书院,作为茶山绸衣灯公的代表性传承人,2012年李翠薇到茶山拜师学艺,这些年来她一直致力于茶山绸衣灯公的传承与创新,让更多人认识、了解绸衣灯公。

▲图为李翠薇老师接受媒体采访

儿时结缘,归来相伴

“这套就是七八十年代的绸衣灯公,是我老师送的。”李翠薇谈及对绸衣灯公的结缘,时间拉回到数十年前,儿时的李翠薇在教古诗词的老师家中第一次看到绸衣灯公,“太漂亮、太精致了,以至于我央求外婆教我刺绣”,时至今日她仍记得绸衣灯公对她的震撼,但那一次的震撼却未能让她与绸衣灯公“结缘”。

2008年,李翠薇放弃香港设计师的工作,回到东莞进行古村落的研究。四年后的一天,李翠薇翻阅方志典籍时看到了茶山绸衣灯公的有关记载,几十年前的埋在心中的热血种子再次被燃起,她开始四处找寻茶山绸衣灯公的传承者,直到2015年,她找到了手艺人林炯恩。

当时,年逾八十的林炯恩是为数不多会制作茶山绸衣灯公的人,而无徒弟、无传人的状况使得这门手艺几近消亡,直到李翠薇的出现。本只是想对林炯恩进行访谈研究的她,因为从小对古典文学的热爱,无意中通过了林炯恩对她的考察,成了林炯恩的徒弟,并开始抢救性的传承学习。学习过程非常不易,10个月后,林炯恩老人因病去世,在病床上他将茶山绸衣灯公这门手艺传承给了李翠薇。

▲图为李翠薇老师的绸衣灯公作品

远赴进修,创新流传

李翠薇深知,非科班的她仅仅学习茶山绸衣灯公的制作流程是不够的,非遗手艺人的文化底蕴、熏陶,她必须通过进修和交流来补足。远赴外地和“泥人张传承人”张锠等交流学习,慢慢地李翠薇的绸衣灯公手艺越来越精进。

也是在研究与进步的过程中,李翠薇认识到,茶山绸衣灯公之所以没能被大众了解、甚至几近失传,原因主要在于工艺的复杂和古典故事的晦涩难懂,要想传承必须面临改变。

李翠薇做出的第一个改良,是开展茶山绸衣灯公的研学活动,通过将复杂的古典故事进行通俗化,如将十二生肖简化形态、做适当适应时代审美的调整等。从幼儿园儿童到中学生、大学生乃至社会人士,研学活动的受众广泛,大众的视线开始慢慢关注到茶山绸衣灯公。

第二次的改进,是体验学习的深度化。光学不做的话始终无法让人们深刻地记住绸衣灯公,李翠薇想出了个妙招,让体验深入到绸衣灯公的制作过程。绸衣灯公的捏泥步骤繁琐复杂、服饰刺绣技术难懂,但上色和穿衣步骤却相对易学。制作半成品的绸衣灯公,剩下的由体验者亲自动手完成,趣味感就丰富了起来。“之前有新疆的中学生来体验,他们将新疆当地的特色元素加工到绸衣灯公上,也是非常漂亮。”提及教学经历,李翠薇欣慰地笑了。

▲绸衣灯公作品

“嫁”给南社,慢慢变老

现在,李翠薇已经在南社工作生活了八年,她说,之所以留在这里,是因为对南社“与世相隔”的幽静环境,她认为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创作,“要写这个村,就要跟当地的村民一起生活。”到南社古村的这些年,每天下午三点的榕树下总能看到她身影,和村里老人聊天闲谈、住进村里的谢膺书院,慢慢地李翠薇和村民们相熟识,“收获了亲情”,是李翠薇最深的感触,现在走在村里,当地居民都会主动和她打招呼。

除了对茶山绸衣灯公进行研发制作,李翠薇还在南社进行古村落研究和写作,这些年她一共发表了9本著作,不仅如此,她还举办“方志里的东莞”系列读书会,致力于弘扬东莞的乡土文化、提高莞人的文化自信。

未来,李翠薇还将对茶山绸衣灯公进行产品研发和推广,她有一个心愿,就是将绸衣灯公进行手信研发,“让茶山绸衣灯公成为南社、茶山乃至东莞的城市手信,更好地传承绸衣灯公,让更多人了解它。”李翠薇说。

文字:廖杏子 李蕙君(实习生)

摄影:陈帆

编辑:王宝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