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地笔记║待我重新装饰荆楚大地,还你最美武汉
i东莞 2020-02-15 21:30:17

武汉下雪了。这是进入2020年的第一场雪。

在汉口医院、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,我们的白衣战士用血肉之躯跟病毒搏斗。他们中,有人饿着肚子给病人喂饭,有人加班加点收治病人忙得信息没空回,有人下班脱下护目镜倒出一摊汗水……在病房党旗下,第二批东莞市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队员重温入党誓言,“我保证不辱使命,必定战胜疫情!”

无论是暴雨,还是暴雪,无法阻止我们这些最美白衣逆行者的脚步。

李益明:市松山湖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

“25633名白衣战士重新装饰荆楚大地”

农历2020年的第一场雪,来得比以往稍早一些。早上是米粒般的雪,熙熙攘攘很快就融了。到了下午就开始下鹅毛大雪。很快,马路上、房顶上和树上都变白了。

今天是2月15日,刚好我休假,看到上班的同事冒着暴风雪,负重前行,忍不住落泪。

恶劣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面镜子。很多人都在家里抱怨睡得腰酸背痛,吵着要出门。而我们的白衣战士却冒着零下几度的严寒去与病毒较量。他们中有很多人,脱下防护服在家里还是可以撒娇的孩子。他们也是谁的儿子女儿,也是谁的爸爸妈妈。我不知道你们是谁,我却知道你们为了谁。为了谁?为了战胜病毒 ,为了春回大雁归。

雪正下得紧,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!是屋漏偏逢连夜雪吗?当然不是!

今天看到一个数字:25633。皑皑白雪中,这25633名来自五湖四海的白衣战士,正在重新装饰荆楚大地。我有幸也成为其中一员。

25633名逆行者选择用自己并不坚强的身躯,来压制病毒的侵袭,还中华大地瑞雪兆丰年的景象,还我中华大地国泰民安。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,25633名白衣战士,也会默默地撤退。

但只要国家需要,依然是那句,“若有战,召必回!”

张利权:厚街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师

“队友身体不适,病区加床收置病人近80人”

2月14日,武汉大雨。今天上的是8点至12点班。早早6点起床,听窗外的声音知道下雨了,而且是大雨。

打开手机,看到后勤总管发到群里一条暖心的消息:今天下雨,上班的战友注意安全。

由于一名队友身体不适,病区响应能收尽收的号召,病区加床收置病人近80人,这个班的任务更重,我们更忙了。还好,在团队努力下,接近13点顺利交班。

也不记得有几天没发朋友圈了,忙起来确实顾不上。静下来,看到家人、闺蜜、朋友、同事信息的问候与关心,时刻都在温暖着我。

前两天,我们医院护理部张主任以信件的方式给我们鼓励。张主任还特意说了,“家里再困难也绝对会保障前线需要,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平平安安归来。”其实,在当下的疫情形势下,哪里有什么前线与后方之说,为了给在鄂的我们筹备物资,只能委屈家里的同事。

梁秀贞:市松山湖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护师

“说个谎被抓现行,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”

“下班的时候,我们看到雪了。”今天出门上班前,战友告诉我。今天是2月14日,我上的是17时至22时的班,出门上班时明显感觉到天气变冷了。当时,我心里幻想着,我们能堆雪人?在雪中漫步?这只能想想,现实是我们要去“打仗”。

带着对雪的期盼来到医院上班。接班后空气消毒,输液,拔针,协助患者吃饭,打热水,测血糖,打胰岛素……一件一件事情都很简单,却紧紧地凑在一起,根本没有时间给你喘气,衣服一下子就汗湿了。后背传来的阵阵凉意,提醒着我:脚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就会着凉了。

病区里的病人在吃饭时看着我们忙碌的身影,忍不住问我吃饭没有?我笑着跟他们说,我们上班前吃过东西了,不饿。但这时候,肚子却不懂事的咕噜咕噜响起来了。真是够囧的,说个谎都被抓现行。

阿姨摸着我的手,一直说让我们受苦了,“如果不是这场疫情,你们这时候应在家里过节,不用这么累跑来这么远的地方干活。”病人谢谢我们过来帮他们治病,不争气的我不敢接一句话,只能握着阿姨的手,就怕下一秒落泪。在这场战争中,我们早已是一家人,是互相理解,互相鼓励的家人!

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下班了,想着外边可能下雪了,谁知外面却下着雨。我们这群没有雨伞的人,只能顶着各自衣服的帽子向公交车跑去,雨水打在脸上又冷又痛。回到酒店,我们都忍不住笑了,笑我们在这么有情调的日子里个个都是落汤鸡。

谢如湖:市第八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

“脱护目镜能倒出一小滩汗水,穿着纸尿裤因心理障碍尿不出”

2月14日,我们到达武汉的第六天,阴天有雨。

昨晚十一点多收到信息通知已排班,我今天要进武汉客厅方舱医院轮值A2脱班。A2值班时间为下午1点到晚上7点,“脱班”即脱衣指导,专门协助下班的人员规范脱隔离衣,以免医务人员交叉感染。上班有专门的公交车接送,上午11点半班在酒店门口集合坐车,约20分钟路程。

方舱穿衣间是由帐篷搭建的大通间,简陋但是物品摆放很有序,墙上按顺序贴着防护用具的穿着步骤,清晰明了。篷里有专门协助穿衣的老师,他们负责检查入舱队员的穿着是否规范,有无皮肤外露,防护是否密闭等等。

一整套防护用品穿好后,瞬间觉得呼吸不畅,慢慢适应了半小时后,不适感才逐渐缓解。

防护服脱衣间是一个10平米左右的密闭房间,房间里装了空气循环系统。第一轮脱防护服的是今天上A1(7:00-13:00)的同事。上午没有靴套,同事们脚上套的是黄色的医疗垃圾袋,单纯绑起来无法密闭,所以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透明胶布。有些同事单纯解胶袋的胶布都花了20分钟。

防护镜易起气雾,虽然入舱前我的眼镜和防护目镜均涂了碘和沐浴露,但两小时后还是逐渐起雾了,视线很模糊。有好几个同事脱护目镜的时候,镜子都倒了一小滩水出来,汗液猛滴。

工作6小时,我重复对每一个脱防护服的同事提醒“慢一点,不着急”“别甩”“请低下头,闭上眼”“请抬起头,闭上眼”“请手消”……为保持足够的氧气,我和另一个脱衣指导的同事在忙碌间歇都尽量少说话。房间里没有钟,很安静,只有空气循环系统机器工作的声音,时间数着一秒一秒地过,脑袋都是放空的。

中途清理垃圾,需将垃圾打包放至病房门口。这个过程要穿过三个门的弯通道。返回的时候,因活动量大,脑袋有些缺氧,我竟然在通道迷路了,最后还是同事给我指了方向。一个班次下来,6个小时工作并不累,但是穿着一整套防护服工作6小时,真是一种考验。

为了省防护服和防院感,所有队员的防护服都是一穿就6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,中途不喝水不吃东西不上厕所。因是第一次入舱,其实今天我也穿了纸尿片进去,感觉还可以接受。上班前喝了500ml水,穿防护服前上了一次厕所。上了6小时班,有些许尿意,但实在没办法就地解决,还是心理障碍无法克服,下班后飞奔去洗手间。

钱艮儿:市人民医院主管护师

国家级大咖送课上门,东莞大后方全力支援

左一为钱艮儿

有队员在出舱后,跟我分享了一件事,“防护服密闭性好,为什么坐下时会有一股气流从下往上流出?难道是没有包裹严密吗?”

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今天(2月14日)找到了,还是从国家级大咖寻到的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李六亿教授特意送课上门,讲解防护标准,解答疑问。

原来,防护服只能防喷溅,不能防空气,不是穿得越多越好。要按风险等级做好防护,主要是做好行为隔离,包括落实手卫生及呼吸道防护,要注意检测口罩的密合性。

李教授还说了,皮肤是最好的保护屏障,要注意保持皮肤的完整性。同时,抵抗力有赖于正常菌群,住处要每天勤通风,并要保持良好心态。总之,增强自身抵抗力就是抗击病魔最好的法宝。

这些知识,不仅对我们有用,对所有的市民也挺有用的。大家学起来呀!

有了大咖专业知识护体,即将进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的我也是信心倍增。

右一是市人民医院的成蔚阳,右二是市人民医院的钱艮儿

三人行必有我师,何况我背后还有个大家庭。损伤的皮肤极易为微生物入侵创造条件,针对队员中有人因戴口罩出现皮肤破损的问题,我立即向我们医院第一批赴汉口医院支援的队员咨询。第一批支援的同事也教了我不少秘诀,佩戴N95口罩时要如何调整好口罩和绑带的位置,做到受力均匀,防止滑动,这样可以尽量避免出现压疮。

在东莞后方的马荣主任还专门咨询了医院皮肤科的李俊杰主任,给我们提供了《医用防护装备引起的常见皮肤损害及防治》等资料。马上跟队员们分享,有了大后方的强大支持,我瞬间感到战斗力爆表。

2月15日7时,我就要正式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,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一起,携手新冠肺炎患者共渡难关。期待一切都好,武汉加油!

全媒体记者 李春燕

医疗队供图

全媒体编辑 钟彦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