纵深|北海仔“变形”记
2020年院士峰会将于11月2日至4日举行
东莞会展竞争力在地级市排第三
纵深|北海仔“变形”记

一部民勤志,半部治沙史:管窥沙漠边缘的“虎口”求生

2020-08-27 09:45 i东莞 张朝霞

“登高望远全是沙,一刮大风不见家。庄稼田地被沙压,流离失所奔天下。”这是几十年前流传在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的一首民谣。8月25日,记者跟随中国新闻社、粤港澳大湾区媒体采访团来到民勤县老虎口防沙治沙示范区。

“这个地方叫老虎口,不是地形长得像老虎,是因为前些年这里风沙暴虐,狂风吹起时,飞沙滚石,如老虎般怒吼。”甘肃武威市民勤县大滩镇上泉村村民白生忠说,经过民勤努力治沙,如今随处可见的梭梭和网格牢牢锁住了流沙。

▲8月下旬,甘肃武威市民勤县老虎口依靠“沙障+梭梭”模式压沙造林的场景

沙漠边缘的“虎口”求生

现年52岁的白生忠,身穿一件白色衬衫,淳朴的脸上带着笑容。“这些年来,老虎口治沙效果非常明显,风沙少了,地里收成也好了。”白生忠说,十多年前,一到冬春季节,狂风肆虐,黄风过后,满是沙土;每年春播时期,庄稼要补种好几茬。“来一次风沙就要补种一次,收成全看老天心情。”

“有些村民用麦草插在田边,以图能堵住少量风沙,借此提高庄稼成活率。”白会本说,但效果微乎其微,沙丘还是步步紧逼。

2008年,该县启动实施了老虎口大规模治理工程,历时两年,完成“沙障+梭梭”模式工程压沙造林10万亩,滩地造林4.6万亩,实施封沙育林(草)2.4万亩,建成防沙治沙技术示范区0.2万亩,试验示范稻草、土工编织袋、黏土、尼龙网、卵石、玉米秸秆、生态草垫等沙障设置技术9项,治理区植被盖度达到36%,沙丘顶部土壤结皮初步形成,周边生态逐步恢复。

▲一望无际的“漠卫士”梭梭锁住了“老虎口”的风沙

梭梭是“沙漠卫士”,就是靠它固定荒漠里的沙土。白生忠说:“梭梭根系非常发达,可以延伸到地下十几米深处吸收水分,这也很好地起到固沙的作用。”白生忠说,最累的还是拉水,都是从很远的地方,牲畜拉到达目的地。

“过去老百姓在这里讨生活,就像虎口求生一样艰难。”民勤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金发万说,民勤发展首先要考虑生态环境问题,“如果百姓生存都成问题,经济更是无法提及。”

“当地村民常年与沙为伴,与沙为战,每年秋季压沙,春季种树。全县每年完成压沙、造林4万亩以上。”金发万介绍说,截至目前,采用“稻草沙障+梭梭+人工补播草种”的模式,该县人工造林保存面积达229.86万亩以上,其中压沙造林面积达63.3万亩以上;封育天然沙生植被325万亩以上,县森林覆盖率由20世纪50年代的3%提高到17.91%。“有效阻隔了两大沙漠‘牵手’,县域生态环境持续改善。”

▲梭梭根系非常发达,可以延伸到地下十几米深处吸收水分,起到很好的固沙作用

现在的老虎口,满目都是网格状的沙障和成千上万的梭梭、红柳。环境改善了,当地村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穿的干净了,脸上不再有土了,庄稼收成也好了,已经开始在考虑发展点副业来补贴家用了。”白生忠说。

一部民勤志 半部治沙史

民勤县地处河西走廊东北部、石羊河流域下游,东西北三面被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包围。全县总面积1.59万平方公里,沙漠和荒漠化面积占90.34%,属全国防沙治沙重点县,被国家列入“两屏三带”重点生态功能区——北方防沙带。

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很难想象,历史上,这里也曾是“水草丰美的滨湖绿洲”,是河西走廊上一颗璀璨的明珠。由于受风沙侵袭,加之石羊河上游来水量逐年减少和地下水严重超采,绿洲急剧减小,荒漠化面积不断扩大,生态环境日趋恶劣,成为全国荒漠化和沙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

一部民勤志,半部治沙史。1950年春天,民勤县召开全民防沙治沙万人誓师动员大会,由此拉开了长达60多年抗击风沙的帷幕。改革开放以来,国家启动实施三北防护林等生态建设工程,民勤被纳入国家规划范围。

老虎口是民勤绿洲西线最大的风沙口,全长37公里,沙漠面积达17万亩。区内沙源深广,沙丘星罗棋布,严重威胁着沿线5个镇、18个村民众的生产生活和交通、通讯、水利等设施的安全运行。长久以来,老虎口每一次“怒吼”,都给当地人带来不同程度的危害。

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,老虎口大规模的风沙治理共有三次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犬牙交错的沙漠、飞扬跋扈的流沙让当地群众深受其害、谈沙色变。2008年以来,民勤县将老虎口确定为全县防沙治沙的主战场,采取国家重点工程与干部群众义务投工投劳相结合、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相结合、新技术示范与传统技术推广的方法,完成工程压沙造林10万亩,实施封沙育林(草)2.4万亩,建成防沙治沙技术展示区0.2万亩,区内沙患得到有效治理,生态环境初步得到改善。

全媒体记者 张朝霞/文 通讯员 阙道华/图

全媒体编辑 符德明

点赞
创建分享卡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