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速公路前后排乘客未系安全带均罚50元
市委常委会:推动东莞制造实现高质量发展
政策红利释放,东莞跨境电商跑出加速度
高速公路前后排乘客未系安全带均罚50元

中大筹建校史馆 校友献宝忆往日

08-14 10:12 广州日报 徐静 通讯员漆小萍、陈诗诗、刘艳玲、毕晓曈

登满当年招生信息的招生报

老师手写的习题。

中山大学1981级数学系师生毕业合影。

当年的练习本  

1985年的夏天,中山大学数学与力学系的林奕聪与同级其他同学一样,顶着骄阳在怀士堂前拍下了毕业合照。快门按下的瞬间,毕业生青涩的面孔被定格在照片上,成了81级数力系所有同学心中一份厚重的回忆。三十余年过后,林奕聪手上的这张合照已经泛黄,但仍然意义非凡。“照片后面,有我们级所有人的签名。”林奕聪回忆,“当时觉得很有意义,特地去找老师、同学一个一个地签名留念。”这张写满回忆的照片,陪伴林奕聪辗转多地,兜兜转转,在34年后,与林奕聪所捐献出的三百多件文献一起,又回到了母校。

今年二月,得知中山大学正在征集校史陈列馆校史资料与实物,林奕聪二话没说就拨通了征集启事上的联系电话。“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的确有纪念价值。但我觉得,它们应该有更好的去处。”在他看来,在学校留下的记忆,能以另一种形式回到校园,比放在家里更有意义。

331件文献装满两个箱子

装满两个箱子的331件文献,包含林奕聪的学生证、笔记本、课堂讲义、准考证和试卷,还有1981级数学与力学系同学本科毕业的去向表。其中的不少纸页已经老化,幸得林奕聪先生的妥善保管,这些历经三十余年时间洗礼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辨。几本“五羊牌”的笔记本,封面的图样仍然鲜亮多彩。“那些好看的笔记本,都是开学的时候自己买或者亲戚朋友送的。”林奕聪说道。

不仅封面亮眼,笔记本之中的笔记还十分整洁漂亮。林奕聪的笔记,大多经过“再加工”——课堂上记录一次,课后再誊抄一次。“上课的时候,不是每一个要点都能记录清晰的。有时只能草草记一下,课后就得再整理一次了。”

八九门课整理下来,笔记本不够用,也是常有的事。这时,林奕聪和舍友们便结伴搭车,一路嘻嘻哈哈地到北京路一带购置补充。但这时的他们却并不买“五羊牌”了:“当时大家手头都不算宽裕,总是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。”他们买的是一张张白纸:“我们买几张一开大小的纸,带回学校,就在宿舍里一起裁剪、装订,新的笔记本就有了。”

忆旧日:大班宿舍 小班教学

宿舍作为他们制作笔记本的“小作坊”,实际上并不宽敞。“我们一个宿舍住十个人。两边是床,中间一张大桌子,去洗澡、晾衣服都要从舍友座位后面挤过去。”头顶一把吊扇,底下坐着十个人,挤着挤着,挤出真挚珍贵的感情来。

“平时一起上课,周末放假,我们就一起出去,有时坐公交,有时在中大码头乘渡轮,一起逛广州。毕业时在学校里拍照也是结着伴,你给我拍,我给你拍。”

20世纪80年代的中大,所有院系学生加起来不过七八千人,算是名副其实的小班教学。“当时每个班人不多,大家在课堂上活跃,课后更加活跃,通常是一下课就跑到讲台面前问老师问题。”林奕聪回忆说,老师很喜欢看到同学们提问题,甚至欢迎对老师的讲解提出质疑。

最珍贵:老师手写的老讲义

不少老师还会给大家分发讲义。当时的讲义,同试卷一样,都是由任课老师亲自整理、誊抄,然后油印分发的。林奕聪捐出的文献中,便有几本印有老师字迹的讲义。“在讲义里,老师会给我们梳理出教学内容的逻辑,很多复杂的问题,像数分、拓扑学的内容,通过讲义的梳理和老师的讲解,就变得简单了。”

“学院老师还给我们争取到很多讲座学习的机会。”谈起文献中的讲座笔记,林奕聪解释道。现在讲座举办的频率与当时相比,虽不可同日而语,但在林奕聪看来,已经是当时所能争取到的最理想的条件了。老师们筹划讲座不轻松,同学们有感于此,也颇受鼓舞,积极捧场。“只要没有课,我们有时间的都会去听。不仅自己去听,还要叫上其他同学一起去。”林奕聪道。一份上进,一份珍惜,都是大家对老师们忙前忙后辛苦筹备的无言感念。

“它们从校园来,就让其再回到校园去”

从录取通知书、学生证,到笔记本、试卷,再到毕业照与《本科生毕业去向表》——林奕聪及1981级数力系的同学们的大学生活印记,早已成了一张张泛黄的纸页,但其中的记忆与感触,却仍然鲜活。那些对同学、对老师、对学校的感情,在与校园的一草一木、红砖绿瓦重逢时,便被激发起来。在毕业30周年之时,林奕聪和数力系的其他同学重返校园,一起穿上学士袍,参与校友活动:“回到学校,回到我们系楼里,让学弟学妹帮我们戴学士帽,大家都很高兴,就像回到30年前一样。”

“一晃眼,这么多年就过去了。学校里很多红楼没变,但不少新楼也都建起来了,变化还是很大的。当年还在一起上课的同学,各奔东西,也各有各的发展和成长。”林奕聪感慨道。数学学院新落成的大楼窗明几净,而林奕聪在闲暇时,也爱回到校园,在学院的新楼里走一走,坐一坐,打开校友微信群,还能跟大家聊上几句。

“保留这些学生证、作业本,一方面是我自己的‘收藏癖’,另一方面让这些在学校获得的东西,最后又回到学校,也有另外一份意义。”林奕聪道。让写满记忆的一张张老照片、一本本作业本回到故事开始的地方,也未尝不是一种圆满。

校史馆招募—— 中大校友快到母校碗里来

中山大学即将在2024年迎来百年华诞,学校正积极筹建博物馆(校史馆),并计划在格兰堂一楼策划布置校史陈列馆,集中展示学校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当下的发展态势,以凝聚师生员工和校友对学校的文化认同与情感认同。

中山大学今年初启动校史陈列馆校史资料与实物征集工作,特向全校师生员工、离退休老同志及家属、海内外校友及社会各界人士征集校史资料与实物。

校史展览实物展品征集的范围包括:学校发展历程中的重大事件、机构建制、名师学者聘任、教学科研、师生生活、校园建设等方面具有代表性、珍稀性、时代性、标志性以及陈列价值的文献和文物。(文/图 广州日报 全媒体记者徐静  通讯员漆小萍、陈诗诗、刘艳玲、毕晓曈)

点赞
创建分享卡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