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师也需要“减负”

03-14 10:07   中国教育报   汤勇

今年两会期间,代表委员热议“减负”问题,社会各界给学生“减负”的呼声更是不绝于耳,一浪高过一浪。

教育的关键在教师,学生负担的轻重,很大程度上是由教师决定的。因此,要减轻学生负担,必须关注并切实减轻教师负担。很多教师每天看似只上几节课,其实,备课、批改作业、制作课件、撰写论文、教研进修、管理学生、处置突发事件等,要耗去他们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更让教师疲于应付的是,校内外形形色色的各种考核、达标、检查、验收、评比,等等。部分教师负担过重,除了可能会将这种压力转嫁到学生身上,还可能会让教师产生职业倦怠。

为教师彻底减负,一方面必须减少流于形式、重复性的和其他不必要的评估检查,减少无关的会议、无实质意义的考核达标,减少教师非教育教学活动,让他们能够静下心来教书,潜下心来育人。另一方面必须下力气提高学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门的管理能力和水平。使教师负担过重的一个重要原因,是一些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负责人素质不高,管理能力不强,水平有限,在对学校和教师管理上缺乏整体意识和统筹思维,无形中给教师增加了很多负担。

还有一些学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门,对于来自外界对学校和教师的诸多莫名其妙的负担,一味迁就迎合,没有说“不”的勇气,没有让相应的干扰得以消解的智慧,更没有对教师的关爱和呵护、对教育形象与尊严的捍卫和保护的情怀。

当每一个教育管理机构和管理者,都能敬重每一个教师,那“教师减负”就能在以人为本、以心换心的良好氛围中渐次达成。

一些地方和学校对“分数”和“升学率”的片面追求导致教师拖堂、补课、占用一切可以占用的时间、超量布置作业等,这既使学生原本繁重的负担“雪上加霜”,也让教师的负担日益加重。因此,要切实转变教育政绩观和教育质量关,通过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,突破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的阻力,切实建立多元评价体系,以彻底扭转唯分数和唯升学率的束缚。

当然,在“减负”的同时关注中小学教师负担,还应该关注他们的权益保护问题。比如,不少家长关注的“三点半难题”,在接送孩子上给家长带来了烦恼。很多声音倾向于推行“弹性离校”,也就是学生在放学后可继续留校,学校免费提供“托管”服务,让学生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参加各种社团活动、辅导补习,这不仅能够让家长放心、省心,还能丰富学生们的课余生活,值得点赞。但必须考虑到的是,如此一来,老师们在满负荷工作的同时,又要额外增加工作量和负担。如果让老师们无私奉献,一天两天、一月两月还可以,但是长久下去,则应建立一种补偿和激励机制,不仅给予其经济上的补助,还可以在评优评职、专业发展上给予支持倾斜,这样就能够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。

只有教师的负担和权益得到了充分关注,他们才能收获职业幸福感,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,如此也才能够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投身教师行业。

(作者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理事长、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