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人社这里有推荐就业补贴可以领
两意见出台,助力东莞市土地收储整备工作
最新!东莞新增确诊1例,累计92例
东莞人社这里有推荐就业补贴可以领

一个广州农妇感染新冠肺炎的30天

02-14 19:54 南方日报

和其他村子一样,疫情时期的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大田村封闭得十分严格。


从大田村口到龙燕菲家,需要过三道关卡:第一道是大田村牌坊下的居委防疫点,第二道是海口经济社的测温点,最后一道,则是龙燕菲家门前张贴的居家隔离标示,治愈新冠肺炎出院后,她仍有14天不能迈出自家的巷子。

从1月15日感到不适再到29日确诊,再到2月9日治愈后回家隔离。农村妇女龙燕菲在30天里经历了人生中难以忘记的一个春节。

这两天,龙燕菲从楼上走到楼下,又从巷尾走到巷头,二十七步是她折返一趟的距离,她期待十二天后,可以迈出第二十八步,走出自家巷子,走出大田村,去太和镇见她的孙子。

治愈回家,闲不下的隔离生活  

2月12日,站在家门口,44岁的大田村民龙燕菲细心地拂拭着墙壁的隔离标示,这是刚刚来回访的工作人员新贴上的。临走前,工作人员再次叮嘱她安心在家隔离,不要离开家门。

居家隔离的第三天,这样家门口的探访成了家常便饭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会定期来询问身体状况,而江高镇和大田村的干部给她带来了米面、蔬菜还有一个垃圾桶,让她不出门的居家生活也可以衣食无忧。

回到家的第一天,龙燕菲就陷入了忙碌。她把在医院穿着的衣物洗了好几遍,穿上年前买好的桃红色毛衣,又将阔别十数日的屋子从楼上到楼下打扫干净。实在没事可做的时候,她就搬一张椅子坐在三楼的屋顶休息,但时不时还会眺望一下远处的鱼塘和农田,那里有她承包的一块土地。

龙燕菲一家的经济并不算宽裕。龙燕菲在江高的一家餐馆做服务员,丈夫是白云区太和镇人,长期在物流园务工,不在家中住。前年家中独生的女儿与同村的小伙子结婚,随后搬去了太和镇经营物流生意,龙燕菲则独自守在家中的楼房里,顺便承包了几亩菜地。一家人为了生活,不得不分居两镇。

“地里的青菜,应该去收了呢。”龙燕菲叹息一声,她不是能闲下来的性子。平日里她很喜欢去镇上和朋友们一起跳广场舞,如今这个爱好被剥夺,她虽能理解,但嘴上仍在嘀咕。偶尔她忍不住打开手机上的跳舞视频,跟着里面的动作,自娱自乐。她也想过给一同跳舞的伙伴发信息,但对话框却始终停留在对方发来的“早日康复”页面。

如今龙燕菲的肺炎已经治愈,可能由于长时间住院吃药的关系,她觉得自己身体目前还比较虚弱,偶尔会有呼吸不畅的情况。现在她仍按照医生的嘱咐,每天服用消炎药物。

龙燕菲赢下了这场与病毒的战争,但想起过去十多天的经历,她仍旧有很多后怕与困惑。

直到被医生通知确诊前,她都从未想到让人闻之色变的新冠肺炎,会与自己扯上关系。

确诊那夜,夫妻俩在医院门前分别  

“当隔离病房的大门关上时,我甚至想过可能没法离开这里。”龙燕菲说。

在龙燕菲的病历单上写着,她属于没有武汉旅居史,也没有同外来人员接触史的新冠肺炎患者。年前,龙燕菲每隔一天,就坐近三个小时的公交车去一趟太和。太和镇有她的丈夫和孩子,还有十个月的外孙。村子里的人觉得,龙燕菲可能是坐车时被感染了。

目前尚未清楚龙燕菲被感染的确切时间,但据她回忆1月15日自己已经感到不适。“起初只是觉得呼吸不畅,偶尔还会咳嗽。”龙燕菲只是去了一趟村内的诊所,买了一些消炎药物。

在龙燕菲的朋友圈里,没有一个文字,几乎全是外孙的小视频。从出生到成长,有时一天就要录好几段。然而,从1月24日开始,她的朋友圈“断更”了。

除夕(1月24日)这一天龙燕菲的病情突然加重,开始出现发热症状并且伴有咳嗽、咳痰和气促。“白天吃不下东西,晚上也睡不好,还担心会不会影响到家人。”在病痛带来的辗转反侧里,龙燕菲迎来了农历新年。

1月28日,服用退热药物未见好转的龙燕菲来到江高人民医院,胸部CT显示她的肺部存在感染,疾控中心检测2019-nCoV核酸呈阳性。她最终还是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,同时她也被告知需要转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,进行隔离治疗。

龙燕菲回忆起确诊的那天晚上,她和从太和镇匆匆赶来的丈夫在医院门口见了一面。为了防止传染,两人只能戴着口罩远远地看着,在互相嘱咐了几句后,龙燕菲目送着丈夫渐渐走远。那天夜里,龙燕菲在病床上捂着被子流眼泪。

家人平安,是她最好的良药  

住院的十一天算不上痛苦,但也绝不轻松。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隔离病房里,龙燕菲每天的日程就是:吃三餐药、打一次针、做抽血检验。每天的饭菜都是从病房的小窗口递送过来,除了可以在病房里稍微踱步外,与家里人的视频通话成了龙燕菲每天最宝贵的时光。

由于龙燕菲确诊,家人也在家居家隔离,不能相见,就通过视频电话互报平安。家人暂时无恙,让龙燕菲内心宽慰了许多。

“你看,他见到我就会笑呢。”视频通话里,女儿抱着的外孙白白胖胖,正用好奇的眼神望着外婆。这个十个月大的小生命,如今成了她最大的精神寄托,她看到外孙也笑得停不下来。

在医院隔离期间,龙燕菲曾无数次脑袋里闪过“逃跑”的想法,她想赶快见到自己的外孙。然而最终,又因为外孙,她决定留在病房里,“医生说这是很严重的传染病,我怕传给外孙”。  “隔离治疗的时候会想,自己是否再也见不到家里人了,偶尔还偷偷抹眼泪。后来觉得,如果不快点好起来,才是给他们添堵嘞。”龙燕菲笑了笑。也许是乐观的心态和对家人的牵挂,让这个朴实的农民很快从对病毒的恐惧中走了出来。

2月9日治愈出院那天,龙燕菲这辈子第一次上了电视,她对镜头说,医生这么厉害,一定能治好。

在龙燕菲家里,出院时医院所赠送的手捧鲜花被她用水桶养了起来,由于错过了花市,这是她这个新年的第一束鲜花。

“等隔离期结束,我就带着花去看外孙。”这是作为新冠肺炎治愈者的龙燕菲,当前最大的愿望。

(文中龙燕菲系化名)

点赞
创建分享卡片